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官方微信

醒学国际教育官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极速登录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醒学国际教育官网 资讯 教育学习 查看内容

开理发店的松哥

2018-5-4 11:55| 发布者: 熊树明老师| 查看: 53| 评论: 0|原作者: 大熊老师

摘要: 001在临近河流的大街上,有一条至今未被翻新的小巷,它在小城的南边,顾称南巷。南巷长约300米,四周全是紧跟时代步伐的高楼,唯独这南巷一隅风气老旧,略显格格不入。南巷是民居,人家不多。卖茶叶的老王,卖粉面的 ...

001

在临近河流的大街上,有一条至今未被翻新的小巷,它在小城的南边,顾称南巷。南巷长约300米,四周全是紧跟时代步伐的高楼,唯独这南巷一隅风气老旧,略显格格不入。

南巷是民居,人家不多。卖茶叶的老王,卖粉面的老张,开杂货铺的老夏,还有开理发店的松哥。四个生意人,四个门面,“垄断”了整条小巷的生意资源。

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的,是松哥的理发店。

松哥是个20出头的年轻大小伙,高中文凭,凭他的成绩,原本能考上大学光宗耀祖的。可他却回家开起了理发店。每日不论有客无客,他都准时早上8点开门,晚上9点关门。

那时年幼,只听得邻里乡亲说他傻,也随着觉得他傻,暗自决心以后绝不学他。

背地里说归说,明面上该干嘛还得干嘛。

邻里乡亲都在松哥那理发。我呢,有事没事就往他那跑,除了理发之外,在他那里总能看到很多新鲜有趣玩意儿:电视机、VCD、麦克风、吉他、音响......

大部分新时代的器物,我都是从松哥那里第一次接触的。说实话,当松哥抱着吉他在我面前自由弹唱的时候,我的内心隐约闪现了重重的矛盾:他的激情、热枕让我激情澎湃,他简直是我的偶像;但大家又说他傻。



002

我考上大学的时候,全村人都来道贺,松哥也来了。他把当年那把吉他当礼物送给了我。

"“阿明,好样的!”松哥话出口时,眼里闪烁着泪花。

说起来,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。松哥当年放弃后,再没人选择这条路。去学校报到前,我去了松哥那里。45岁的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为人父,为人夫。

松哥的老婆刚好带着孩子回娘家他探亲,他让我在他家吃晚饭喝两杯,我欣然答应。

酒过三巡,他慢慢聊起过往,我才了解原来眼前的这个男人,如此伟岸。

当年高考,他以高分考取了湖师大,但家里条件实在苦不堪言:家中父亲瘫痪在床,母亲受不住,跑了,他上高中第一天起,就预料到这最后的结果,只是什么都不做就放弃,心有不甘。

那时政府没有什么助学政策,要上大学,得靠自家砸锅卖铁。松哥也想砸,然而无锅可砸,无铁可卖。家中的土地早卖了给父亲治病,还背着亲戚几万块借款。并且,上了大学,谁来照顾父亲?

没办法,他放弃上大学。好在高中时在县城理发店里打过杂工,学了点理发手艺,索性买来一块镜子装上,一大一小两把剪刀,一把推剪,一把梳子。松哥就在自家开起了理发店来。

由于嘴巴好使,手艺利落,生意还过得去。至少,父亲每个月几百块的药费有着落了,还多了些盈余。



003

松哥高中时就喜爱音乐,在学校时和同学学了七七八八的吉他,初恋的女孩送了他一把旧吉他,闲暇时候,总能听到悠扬的琴声。有时温情脉脉,有时悲叹连连。

我常去他那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的吉他。他不懂教人,只自己弹,从林俊杰的《江南》到周杰伦的《星晴》,到红极一时的《老鼠爱大米》,他都弹得有模有样。他曾经梦想着当一个歌手,写出让世人喜爱的流行音乐。

“如果真走了那条路,能实现也说不定,嘿嘿。”松哥说。

我对吉他的喜爱,也是起源于那时。指尖波动琴弦,一颗颗音符便跃然而生,与歌词产生完美的契合。再没有比弹吉他更美妙的事情了。我常抢着他的吉他乱弹,他也豪不在意。

松哥40岁时,他那瘫痪的父亲一日不幸摔下床,与世长辞。他明白,父亲可能是并非意外。身体的疼痛加上不想再给儿子负担,老父亲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讲到这时,松哥哽咽起来。

“来,喝一杯。”

我举起酒杯,喝他一饮而尽。这是我第一次喝酒。

“你遗憾后悔吗?”我问他。他望着酒杯,低头深吸一口气:“遗憾呐。可我不后悔。”

松哥举起酒杯,独自喝了一杯。

“乡亲们笑话我,我心里清楚。但为了生我养我的老父亲,我搭上一辈子都值。”松哥看着我,又说:“你记住,你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可以了,别人的话,都是放屁。”



004  

大学毕业后回到故乡,松哥的理发店还在。沿着绕城的小河直走,在装修精美的楼房中央,有一处明显矮过其他房屋的入口。沿入口进入,便是松哥理发店所在的小巷。卖茶叶的老王早已关了门,卖粉面的老张搬到闹市区,开杂货铺的老夏多年前患糖尿病离世,杂货铺也被随之销声匿迹。唯独松哥的理发店,仍旧矗立在那儿。

还是几十年前那块破镜子,见到换了新的,用上了吹风机。但客人明显少了。

“年轻人都去街上那几个装修很不错的店去剪头发了,什么烫发、染发,我老了,不会了。”松哥打趣着说。

现如今,来这儿理发的,都是上了年纪的叔叔们。大家熟悉松哥的手艺,也顺道来这聊聊家常。

松哥两个儿子都上了大学,家里并不宽裕,好在有了助学贷款。

“政策好啊!”松哥说。

看到我来他很高兴,又留我吃晚饭。等待之余,我环顾四周,松哥的小理发店内,似乎没什么变化。唯一变了的,是多出了一面照片墙。

那是用浆糊把报纸粘在木板制作而成的照片墙,上面有松哥一家这几年的全家福,有他的老父亲,还有我上大学前和他的合影。

见我盯着照片,松哥说:“俩孩子弄的,我觉得挺好,又想和你有那么一张照片,就让他们找来贴上。怎样,还行吧!”

“还行!”我说。

“我跟俩孩子说,你们以后也要像阿明哥一样,考上大学。这不,俩人都上了!”松哥乐呵着。露出了眉眼间的皱纹。

“松哥,吉他还弹吗?”我问到。

“当然了!”松哥转去屋内,拿出一把琴,光泽透亮。“瞧,大儿子给买的,1000块多呢!”

说着,他把琴递给我,说到:“你来!”

“好!”

松哥坐下,倒了杯酒。我拨动琴弦,唱了起来:

......

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,也穿过人山人海,

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,转眼都飘散如烟,

我曾经失落失望,失掉所有方向,

直到看见平凡,才是唯一的答案......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醒学国际教育官网 ( 粤ICP备17001258号-1

GMT+8, 2018-8-20 18:23 , Processed in 0.102831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